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

  • 如果有那么一天 (缅甸维加斯集团)
    如果有那么一天 (缅甸维加斯集团)
    闺蜜,这词我也是最近有所耳闻且领悟颇深。遨游于友谊的海洋里,心手相牵,快乐地玩耍
  • 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
    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
    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   我4岁时,妈妈就去世了。我经常在记忆里努力寻找她的
如果有那么一天 (缅甸维加斯集团)
如果有那么一天 (缅甸维加斯集团)
闺蜜,这词我也是最近有所耳闻且领悟颇深。遨游于友谊的海洋里,心手相牵,快乐地玩耍,此刻的幸福源于这深厚的情谊,寄语彼此走过的每一天。愿这份美好长久相随,海枯石烂,相守到老!   缅甸维加斯集团曾经我不晓得闺蜜的寓意,显然觉得闺蜜二字有些肉麻,也不会轻易的说出口。直到常听闺蜜滔滔不绝地说着我们闺蜜间的知心话,才恍然明白这种自然的默契,敞怀的知心谈心,无话不谈,形影不离,知己般的情谊已经升华为了如今的闺蜜之语。小时候,我们是一起玩过家家的小伙伴,长大后,我们是一起上学的同学,成年后,我们是一起谈天说地的知心人。如今,我们是一起互诉肝肠,知心谈心的好闺蜜。发小的我们经过时间的历练,情谊无与伦比的美丽。   当时间不知跑哪去了的时候,我们依然在一起倾诉琐碎。  当毕业各自工作的时候,我们依然联系着彼此,尽管不是经常,偶尔的联系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   当逢年过节的时候,总会抽出点时间小聚一会儿,哪怕就是一杯热茶,也要喝个尽兴,聊个热火朝天才肯散去。   当各自有所烦心或欣喜之事,便会第一时间通知并商量对策,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闺蜜小暧昧吧!   当到了即将奔三的我们还未找到意中人的时候,闺蜜间的话语便是在默契中帮助彼此,给予安慰,给予意见。没有所谓的追根问底,没有所谓的“严刑逼供”,只是安静地互听彼此的真心倾诉。  人海茫茫,遇到彼此,便是一种幸运。闺蜜的世界里有着属于我们闺蜜间的故事,美的与不美的都将是我们青春纪念册里最宝贵的留影。  一生的时间,我们还能在一起多久呢?  眼看就要奔三了,我们会有自己的家,或许离乡,或许驻地,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?是的,闺蜜当然是一辈子的闺蜜,但是在一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呢?   今年,我们二十五岁了,卸下了稚嫩的武装,为了做个有所担当的大人而努力着。从小就腻在一起的闺蜜,为了长大而不得不分离,多么痛的领悟!此别乃不知何日相见?   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的好闺蜜们,请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。走过的胡同,爬过的金鸡山,喝过的井水,都将如最美的经历篇章铭记于心。在一起的时光,记忆深刻里的小片段总会不经意间回放:一起洗过衣服,嬉戏泉水,你洒我我洒向你,清凉于心;一起骑过自行车,你追我赶,你载我我载着你,快乐于心;一起共处一室,温馨如画,你倚着我倚着你,温暖于心。就把那段美好的时光留在彼此的记忆里吧!  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的好闺蜜们,请记得若我们彼此之间不常联系,但不要断了联系。  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的好闺蜜们,请记得心烦意乱无处倾诉时,拨通闺蜜之号,我会在那等你,如初般替你分担一些情绪上的小荡漾。   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的好闺蜜们,请记得想念彼此时,我们就来个闺蜜小聚会,畅所欲言叙叙旧,小闹一会儿。   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的好闺蜜们,请记得不管何时何地,我们都是一辈子的好闺蜜,好姐妹!   敲击键盘,之所以煽情了一小段,是因为二十五六的我们真的不小了,说不定哪天就出嫁了。然而离开了家,我们可以时常回家看看,如若离开了闺蜜,见面的机会就真的很渺茫了……   致我的好闺蜜们,年轻的缩影里有我们稚嫩的笑脸,想念了,不妨看一下天空中翱翔的飞机,夜空中的彗星,如若寂寞了,就读一下孟浩然笔下的春晓……  静悄悄的夜,只为倾诉那未知的离殇,速写闺蜜之长久。愿闺蜜时代永常青!
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
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
缅甸维加斯集团痛苦的尽头   我4岁时,妈妈就去世了。我经常在记忆里努力寻找她的影像,除了有幅自己的脸贴在她瘦骨嶙峋的脊背上的模糊图像外,其他都是一片空白。听长辈们说,妈妈是为了养活我们几个子女累死的。   父亲是一个浪子,新中国成立前,他是西京陆军学校的毕业生,毕业后在乾县保安团当差,日子过得逍遥自在。爷爷去世后,由于家大业大,家里的油坊、磨坊和果园没有人照看,父亲只好辞了差事,回家料理。还有人说父亲在执行公务时,不小心伤了一条人命,只好逃回老家藏匿起来。在我的心目中,父亲一直擅长做生意,不然“文革”期间他不会被打成“四类分子”,不会每次从学习班回来,脸上到处伤痕累累。他原是上过学的文化人,心大、想法多,因为修建三门峡水库而移居到现在住的地方。新到一地,由于文化的差异,他始终融不到当地人的生活中,于是就四处流浪,家庭的重担完全落在妈妈身上。兄弟姐妹四人,我对父亲的感情最深,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幺,父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一个。为了我的未来,他断然让读书很好的二姐辍学养家而让我上学。我忘不了他低三下四给我借学费的样子;忘不了他绑着我上学的样子;忘不了我的火车头帽子被村里的无赖偷走后他无奈的样子;忘不了他笨拙地做饭的样子;忘不了为了让我过上体面的生活,他低声下气求亲戚给我找工作的样子……可以说,在他的儿女中,他最宠爱我了。为了不让我受后母的虐待,父亲在母亲去世后没有再娶。可是,我却没有伺候过他,没有让他吃上一顿好饭,没有给他买过一件新衣,没有陪他逛过一个景点,甚至没有和他在一起真正地聊过天……我亏欠他的太多了。虽然他读书很多,但是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,他一辈子郁郁不得志,没有找到能够施展才能的机会。   1992年他的腿摔伤的时候,我刚成家,有了嗷嗷待哺的孩子,工作也不顺利,我把他接到我教书的岐山,他在我那里待了不久就回老家了。没过多久,由于没有“关系”,加之自己不谙世事,我被调到一所偏远的中学当老师。我能忍受破败的校舍,能忍受白天老鼠在用芦苇铺的顶棚上跑来窜去,能忍受利用课余时间捡柴火、生炉子、做饭、过自给自足的生活,能忍受周末其他教师和学生都回家了,偌大的校园就剩下我们一家三口。可是,我的女儿不能忍受。我忘不了自己在办公室读书复习,准备自学考试,她在外面对着麻雀大喊“小鸟,你和我玩”的稚嫩声音。为了女儿,我准备考研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6年,我考上硕士研究生。父亲去世时,我正在读研二,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。听大哥说,他去世后,眼睛一直是睁着的,他在等待他的小儿子归来,渴望见他的小儿子最后一面,遗憾的是最终都没有等来。当我赶回老家时,他已经下葬了。他走后,多少个夜深人静之际,我独自一人,翻看着他留下来的照片,对他诉说着儿子的思念之情,诉说着自己当初的窘迫、恐慌、无奈甚至自私,絮叨着自己肩上的责任。如今,父亲去世十几年了,我想忘却他,以便自己更快地前行,可是记忆却像个不速之客,经常有意无意地提醒我:那是你的父亲,养育了你的父亲,你忘不了他,你永远也不会忘记他。   读博二的一天——2009年冬至,岳母去世了。我结婚后,她把我当儿子看待:我落魄时,她不嫌弃我;我发达时,她提醒我。除了认识人民币外,她大字不识几个,可她却是我认识的最明事理的人:她支持我参加自学考试,支持我读研究生,这种支持是无私的,是没有任何条件的。她用自己孱弱的身体帮我们夫妻把孩子养大。每逢春节,她忍受着别人的闲言碎语让我们一家回到她身边过年。每当我们周末回到她的身边,她总能变着法子给我做一顿家乡的小吃,即使她生病在床,也会艰难地爬起来,坐在厨房的凳子上,教我们如何如何做。2009年夏天,为了给博士论文收集材料,我到岐山、凤翔、扶风做田野调查一个多月,那是我和她待在一起最长的一段时间。那段时间我早出晚归,她天不亮就起床给我做好了早饭,晚上一进家门,我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。记忆里,总有一幅抹不去的画面:我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饭,她佝偻着身子坐在对面的小床上,看着我吃,然后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。聊天的内容早已不知所云,可是心里那种暖暖的感觉却永远挥之不去。也许那时候她已经病入膏肓了,看到她瘦骨嶙峋的身体,我为自己的无能而自责。我们娘俩有个约定,等我博士毕业后,一定再带她去一次北京。可是,还没有等到我毕业,她就走了,给我留下了终生无法弥补的遗憾。多少次在梦里,我梦到自己搀扶着她瘦弱的身体,一起逛故宫、游长城……至今我还留着她为我作博士论文所提供的素材,每每看到那些剪纸,我仿佛看到她坐在炕上,手拿着剪刀,一边剪一边叙说着家长里短,她不在意我是否听、能否听进去,反正她不停地絮叨着……那时候,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母爱。(人生格言 www.wenzhangba.com)   岳父是离休老干部。在岐山县,没有几个人是1949年前参加工作而且有文化的,他就是其中之一。可是为了孩子的未来,他50岁就离休了。他是《岐山县志》的执行主编,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住在县志办给他租借的破旧低矮的房子里,我经常看到他拿着铅印的书稿审阅,在我心目中,他什么都知道。我在他身边总自信不起来,他不怒自威。现在想来,他并不是拒人于门外,而是一名知识分子内心的真情流露。听老婆说,岳父一辈子都在还债,从来都没有感到生活轻松过。家庭的重担早已把他身上知识分子的傲骨磨平了。在岳母去世一年多后,他也离我而去。他去世的时候是春节,那时候单位正忙,为了编辑《古代汉语词典》,我没有回家。他去世的那天夜晚,我梦到他对我说:“新民,我去见你姨(即我的岳母)了,你们一家好好过日子。”我从梦中惊醒,他走了。岳母去世前的那个清明节,我在北京的小窝装修好了,那时候我还在学校读书,回岐山接二老来京,一方面想让他们看看新北京,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别为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们一家担心。那时候岳母已经没有力气到北京了,我只好把岳父一个人带来。我领着他爬了长城,登了天安门城楼,逛了故宫,游了中山公园,赏了元大都遗址公园的海棠花。第一次近距离地和他接触了十几天,我感受到他作为一名知识分子内心的悲凉、孤独和无奈。本想让他多住一段时间,可是他放心不下病中的岳母,不愿在北京再住了。我只好送他回家,但他坚持要一个人走。好在侄女来京旅行,我给他买了票才让他们结伴而归。等我回来后,茶几上放着车票钱。这是他第一次给我钱,我知道他心疼我们,看到我在学习之余兼职审读书稿挣钱,他不忍心再给我增添经济负担。他知道当面给我,我不会要,只好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放下。岳母去世的那个春节,我们担心他睹物思人,再次把他接到北京,给他过寿,点蜡烛,吃蛋糕,陪他看3D电影《阿凡达》。影片结束后的那天晚上,妻女逛王府井,我陪他去饭馆吃饭,给他要了一大碗扯面。他说这家的面才有家乡的味道,吃完了还要再吃。我担心他晚上吃多了不消化,他一定要吃,拗不过他,我只好又给他要了一小碗。饭后,我们走了两站路到宽街才乘公交车,一路上,他叮咛我,要好好过日子,不要置气,要多休息,钱是挣不完的。他说我们离得远,他现在住的房子,我们以后回家可以住一住,把他的储蓄给谁谁谁,把房子给谁谁谁,把他所有的书给我,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用得上。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是在安排后事。那天晚上,是我记忆中和他交流最多的一次。春节过后,我们要上班了,虽然有他的外孙女陪着,可是他无法融入周围的生活,又喊着要回家。无奈,只好送他走。没有多久,他就住进了医院,一直住到春节前夕,无论如何要回家过年。也许他知道自己的病情,不想老在外面。结果,回家不久他就去世了。   如今,四个老人都走了,他们一辈子为了儿女而奔波劳碌,没有享过儿女的福。每逢除夕、清明节、寒衣节,我都会给他们烧纸,诉说自己的心思;通过袅袅的青烟和他们交流,把自己的成绩汇报给他们,让他们放心;把自己的委屈诉说给他们,得到他们的原谅和安慰,然后自己才能轻装上阵。我相信,在天堂的某个地方,他们一定在俯视着我,看着我笑,陪着我流眼泪。   我不知道这种揪心的痛苦甚至有时候是甜蜜的回忆,何时是一个尽头。我也不想让这种尽头来临。下辈子,我不做他们的儿子。
  • rb9vz6k0
    女用凝露
    NPG,視訊聊天,壯陽藥,情趣用品,聊天,RUSH,視訊,流當車,催情藥,情趣,AV女優,同志,超碰最新网站是什么,台湾爱妃视讯,gta5找女人视频,成年视频,英文聊天网站,女友交友,菊池智子,日本聊天室网站,哈雷聊天,影音视频交友,视讯聊天室充值点数,cf聊天室中文破解版,女用凝露,聊天室vip破解代码,视频聊天网站排行,台湾甜心女孩视频,视频聊天软件vip破解,成人综合网站,台湾ut聊天室解压密码,蟲蟲聊天室,聊天机器人吧,免费大秀聊天室,视频聊天网址,網路視訊聊天,川島和津實,台湾色b 账号分享,台湾ut视讯聊天室,视讯聊天室,台湾视频聊天室网址,交友網站,韩国美女激情视讯,everybod聊天,聊天

今日: 0|昨日: 0|帖子: 83|会员: 1|欢迎新会员: 维加斯集团

注册说明
注册说明
主题:0帖数:0
最新: 从未
代理说明
代理说明
主题:0帖数:0
最新: 从未
问题解决
问题解决
主题:0帖数:0
最新: 从未
男女情感
男女情感
主题:2帖数:2
最新: 2017-4-24 14:56
基情情感
基情情感
主题:1帖数:1
最新: 2017-4-24 14:58
友情情感
友情情感
主题:21帖数:22
最新: 2017-7-6 06:44
体坛资讯
体坛资讯
主题:22帖数:22
最新: 2017-7-6 14:10
社会资讯
社会资讯
主题:3帖数:4
最新: 2017-4-24 16:35
八卦天地
八卦天地
主题:20帖数:20
最新: 2017-6-29 08:48
宇宙之谜
宇宙之谜
主题:4帖数:4
最新: 2017-4-24 15:42
生物之谜
生物之谜
主题:4帖数:4
最新: 2017-4-24 15:47
动物之谜
动物之谜
主题:3帖数:4
最新: 2017-6-11 11:02
返回顶部